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夜幕之缘

第十一章

夜幕之缘 牛奶song 2225 2019-03-03 22:06:34

  梁慕挂电话,没立马车里,为还没怎面对自己,怎面对女孩。

  为会吻?怎会如荒唐,仅仅见两面女孩,却胡闹这样。

  而刻苏执,大脑似乎处一无调节状态,许内酒未尽,轻飘飘觉。

  见梁慕久久没来,车寻。

  远处一块石头坐着,没扰,而背静静注视着,身穿白色衬衫,双肩颈项线条,睛遥远际,一副心样子。

  过夜,一切如昨,又怎样,至少刻满足。

  没穿套,又吹久风,稍微凉,喷嚏,决车里,逃避,心而为。

  身,转身,见苏执站远处盯着自己,梁慕吓一跳。一手捂心脏惊吓,转而却又会心一笑。

  笑可,温暖。苏执样微笑应,气氛瞬间轻松,谁没刚尴尬一幕。

  “面冷,跑来干?”梁慕依着微笑,关切询问。

  “啊,面冷,跑来干?”苏执调皮问,自己醒,估计自己难,会一认识几小时男人进行一番这样对话。

  “哈哈,男人嘛,阳气旺盛怕冷。”梁慕说辞耐人寻味。

  “吃饭,谢,怕冷。”苏执幽默来。

  “,仅吃,酒喝少呢?”梁慕继续趣。

  “嗯,仅喝,还喝醉呢!吗?可一喝白酒,喝两瓶没醉。”

  “厉害,一喝白酒,一点没留,全吐来。”

  “啊,喝,一杯醉?”

  “哈哈哈,应该比喝。”

  “?”苏执一点。

  “从岁开偷酒喝,至一没醉过。”梁慕忆着,如说。

  岁,梁慕离开S坡一头,叶一,失至亲又身居异乡,内心荒凉孤独,没人够会,虽姑妈对自己宠爱,可自己终无走失叶阴,尽姑妈面,总自己伪装无忧无虑样子,当姑妈姑父时,会开酒柜偷酒喝,为,酒可愁,现,幸亏时姑妈经营着一酒庄,时弥补亏。

  梁慕苏执,一言一语,聊开心,关谁吻谁,自留心底吧。

  徐飞一刻敢懈怠赶老板这里,朝着夜幕一双人鸣鸣喇叭。Boss走来,赶紧车给老板开门,可梁慕却绕另一边,为苏执开车门。

  徐飞鸡贼洞察着一切。

  车子稳穿过郊区,色微微亮时,们达区。

  “飞,苏小姐送S大。”梁慕朝徐飞一,达示。

  “连着两没怎休息,还送休息,送苏小姐学校吧?”徐飞觉老板爱惜自己身,异议。

  “着急,而可自己搭车学校,方。”苏执麻烦们,拒绝,坐车。

  “饿,吃S大二餐楼煎饼子。”梁慕智对徐秘书说。

  “S大给您买煎饼子行吧?”徐飞无奈妥协。

  鸡贼,自穿老板极缜密心。

  送苏小姐学校,让苏小姐产生负担,而还请吃简单早饭。

  徐飞心里忍叹:“老板哟,早忘记自己已经草。”

   S大,小绿人跃一餐厅,们匆匆决掉早餐,开一军训。

  徐飞极愿陪着Boss淌过一片绿,来S大二餐楼,可跑遍一窗口没找老板口爱吃煎饼子。

  ,,老板虽S大杰校友,可念书会,哪里吃过食堂,谓煎饼子说底仅仅幌子。老板老板,怎无气。

  可苏执却默默记莫喜。

  为避免老板尴尬,徐飞撒谎说,卖煎饼子阿姨请假。

  为苏执赶时间,没留来吃早餐,说,来该请客,谢谢梁慕,,请。

  着离开背,梁慕睛跟着走远。而这一切,徐飞里,叹心里。

  “您,吃啥吧?”徐秘书老板心还错时,偶尔会撒娇,开玩笑。

  “吃行,自己决。”梁慕答心焉。

  徐飞狠狠宰一顿,吃墅区米星早餐。

  ,徐飞还怕降薪,怕开甚至怕赶门问梁慕:“老梁,煎饼子样儿吗?”

  “啊,用煎饼着样水嘛!”梁慕一脸傲娇答。

  “嗯,来您吃过,煎饼子味儿?”

  “水味啊!”

  徐飞听老板答,脑子里闪过一黑线。怎没现这时威风凛凛,霸气十足巨子还这傻一面,而还傻这可爱。

  徐飞恨马这子讲给老宋听,让乐呵乐呵。

  私里,梁慕,徐飞,宋霄关兄弟,彼私称老宋,飞老梁。们柔爱,结缘。宋霄龄稍长们两岁,如已经儿女双全,差一隆婚礼。徐飞少女朋友,而对一付过心,可生说过,坎坷,没办,虽徐妈妈对徐飞婚催促,自己着急,可奈总遇人淑,怎遇一愿死心塌跟着女人。

  宋霄早这缘,劝总找浓妆艳抹,混迹夜场女人,为从古至找女朋友一,吹怪。

  

牛奶song

苏执和梁慕酒量都大~可以说是能喝夫妇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